新闻公告/ NEWS NOTICE

中心资讯

首页 / 新闻公告 / 中心资讯

一名俄罗斯学者眼中的武汉和武大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14日  点击率:15628

3_副本

2016年9月,我受邀参加由国家领土主权与海洋权益协同创新中心主办的边界与海洋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并做报告,心中感到十分惊喜。这是一次难忘的旅程,让我受益匪浅。


此次国际研讨会为中外专家搭建了一个探讨边界与海洋问题的平台。来自东亚(日本、韩国、新加坡、中国及其香港、台湾地区、欧洲(英国、德国)、北美洲(加拿大)和南美洲(巴西)以及俄罗斯(莫斯科、摩尔曼斯克、符拉迪沃斯托克)的70多位学者参与了本次会议,与会嘉宾和听众400余人,举行41场学术报告。研讨会以英语和汉语为工作语言,并配有同声传译。


我的报告在极地治理与合作部分进行,对俄美在楚科奇海和阿拉斯加海域专属经济区划界问题进行了讨论。中国学者和专家对该报告议题很感兴趣,因为中国非常重视中美俄战略三角国家间的关系,包括美俄之间的矛盾。作为特例,我用母语俄语作了报告,之后由精通俄语的中国专家匡增军教授进行翻译。在得知中日专家对我研究的远东地区领土边界争端十分关注后,我感到十分欣喜。来自摩尔曼斯克的的学者从历史和国际法角度就斯匹茨卑尔根群岛以及北极国际旅游项目的开发作了报告。中国与会学者强调了提升中国在北极理事会中地位的重要性。


在武汉举行的这次研讨会涉及的当今国际社会现有的学术和现实问题十分广泛,参会团体十分优秀,主办方对与会学者十分关怀,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遗憾的是,研讨会日程较为紧张,我未能尽兴游览武汉。在抵达武汉当天,我独自一人在校园内和周围逛了两小时。研讨会的第一天,我与同样来自俄罗斯的学者游览了附近的东湖。东湖位于珞珈山下,景区面积73平方公里,其中湖面面积33平方公里。傍晚,这里开始了热闹的夜生活,街道两旁有烧烤摊点、卖东西的商贩、散步的人们。湖畔的氛围和人们的态度,让我们这些来访者感受到了这座城市的温暖。


在抵达武汉当晚,中国国家领土主权与海洋权益协同创新中心主任、武汉大学中国边界与海洋研究院院长胡德坤教授在晚宴上对与会者的到来表示欢迎。晚宴十分丰盛,有40多种精美的中式传统菜肴。我们所坐的圆桌上有可旋转的玻璃,菜肴置于其上,有服务员不时为我们转动。中餐让人惊叹,外形上独具匠心,是真正的艺术品!即使对讲究的美食家来说,也是一顿盛宴。值得一提的是,晚宴上并没有酒!中国正在进行反腐倡廉运动,公务宴请上禁止含酒精的饮品出现。本应盛酒的高脚杯中,倒上了美味的热玉米汁。在研讨会结束的告别宴上,一位日本学者惋惜地说:“研讨会的一切都如此完美,可惜唯独没有伏特加。”


要特别说一下武汉这个城市,武汉是湖北省省会。在乘车前往机场途中,我发现这座城市正经历建设热潮,一幢幢30多层的现代风格的住宅楼拔地而起。市内最高建筑为88层,另有一座125层的摩天大楼在建,建成后有望成为中国第一高楼。


武汉十分注重街道的清洁,市区内通往机场的公路中间有高高的花坛,里面种满了赏心悦目的花儿。可见中国人民对居住环境有着自己的追求。符拉迪沃斯托克与武汉截然不同,上次台风后的几周甚至几个月,倒在人行道上的树木都无人清理,市内主要街道的花坛也是如此,杂草丛生。许多房屋的外墙都被弄脏了。我还在武汉市内看见了毛泽东纪念碑。与俄罗斯不同,这里保留了很多过去中国历史活动家的遗迹。俄罗斯在国内改革的过程中,拆除了很多珍贵的历史遗迹,街道和城市的名称也频繁地变更。晚上我在宾馆看了几个频道的中国电视节目,所有频道播放的都是中国题材的影片,没有一部含有粗俗内容的电影。这一点上也与俄罗斯电视节目形成鲜明的对比,俄罗斯的电视台时常会播出一些含有不良内容的节目。


武汉市内有许多名胜古迹。考古研究表明,距今6000多年前就有居民在武汉地区生活。武汉地方建制始于西汉。这座城市一直都是艺术和科学的中心。18世纪,汉口成为中国四大名镇之一,出口茶叶。现在武汉有许多旅游景点,市内有很多博物馆和公园。在解放公园,安葬着抗日战争期间(1937年-1945年)牺牲的苏联空军志愿队烈士。


武汉有中央部委属高校8所、湖北省属本科高校27所,其中以此次国际学术会议的承办和主办单位武汉大学最负盛名。校园内青山绿树,郁郁葱葱,我在校园里散步拍照。老建筑完美地结合了东西方建筑的特点,为学生营造良好的学习氛围。校园内还有许多珍稀植物,整个大学像一个天然植物园一样。据统计,校内生长着800多种植物,其中17种是珍稀品种。


学校(文理学部)分为樱园、梅园、枫园、桂园等,每个园区都有自己的特点。樱园内以日本樱花为主,但还有其他花开正盛。每至花期,樱园就变成了花的海洋,成千上万的游客慕名而来,欣赏这一醉人美景。


9月末,我结束了这次应中方所邀的旅程。从符拉迪沃斯托克到上海再到武汉,从武汉到哈尔滨再回到符拉迪沃斯托克,这一路的行程不仅让人感到满足,更多的是难以忘怀和受益匪浅。

 

 

作者:鲍里斯·特卡琴科(Борис ТКАЧЕНКО;Boris Tkachenko),俄罗斯科学院远东分院历史所研究员(Институт истории ДВО РАН)

翻译:丁誉,黑龙江大学俄语学院硕士研究生

校对:欧开飞,武汉大学中国边界与海洋研究院博士生;匡增军,武汉大学中国边界与海洋研究院教授

 

本文的中译文经作者授权发表。

 

本文主要内容的俄文版已发表于俄罗斯《远东学者》"Дальневосточный ученый" ("Far East Sientist")2016年11月9日第21(1559)期。

 




Copyright©2015 国家领土主权与海洋权益协同创新中心 All Right Reserved.

地址:中国 · 武汉武昌 · 珞珈山 邮编:430072 Tel:027-68756726 FAX:027-68755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