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观点

首页 / 科学研究 / 学者观点

【方圆圆】特朗普亚洲之行 中美关系的发展:机遇与挑战并存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13日  点击率:1566

11月8日到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这是自去年1月20日特朗普成功当选美国第45届总统以来首次访华,也是中共十九大圆满闭幕后中方接待的首次国事访问。十九大不仅为未来一段时期中国的发展勾画了蓝图,而且也为中国发展与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关系,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历史性机遇。

 

今年以来,中美双方充分的发挥了元首外交对两国关系的战略引导作用,自去年四月海湖庄园会晤后,习近平主席与特朗普总统一直保持着密切的沟通和交往。至今为止,中美元首已相继在海湖庄园、汉堡以及北京进行三次正式会晤,并且通了七次电话。两国元首之间越来越频繁且密切的沟通和对话,不仅增强了两位领导人对彼此的理解与信任,也为加强双边合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促使中国和美国的关系向更加积极的方向发展。

 

而此次特朗普访华既是现阶段中美关系积极发展的产物,也为中美关系进一步发展创造了新的机遇。此次中美元首会晤,可以说是以“求同存异,互补互惠,协调合作”为主题。在议题和解决分歧的方法上求同存异,强调中美在经济发展,朝核问题等问题上的共同利益;在商贸合作上,强调利用各国优势,实现互补互惠;在两国关系发展的战略上,强调协调合作。特朗普此次访华前,美国主流媒体曾预估其会对中国政府就经济贸易逆差以及朝核问题向中国施压。然而这些预估都并没有成为现实,取而代之的是刷新世界经贸合作史的2535亿美元的经贸大单以及对4个高级别对话机制的进一步强化与扩展。

 

特朗普的经济外交

此次特朗普访华,紧扣经济议题,充分发挥了经济外交的作用。特朗普在华期间,两国企业在两场签约仪式上共签署合作项目34个,合作金额达到2535亿美元,涵盖能源,航空,粮食,电子,金融等多个领域,创下了中美经贸合作的纪录。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也亲自出席了中美企业家对话会,充分体现了两国元首对加强中美经贸合作的高度重视。从特朗普这次的中国行来看,他试图利用不同的行为主体为其展开经济外交,例如企业家以及地方政府。

 

首先企业合作,这次特朗普携商贸代表团到北京,是首次美国商贸代表团随总统访华。美国此次商贸代表团由29位企业CEO及地方政府官员所组成。对于此次美国商贸代表团成员的选择,特朗普是非常慎重的。报名的有100多名知名企业CEO,在挑选代表团成员时,特朗普不仅衡量了其公司所在领域对华出口的优势,在中国加大投资份额的可能性,以及是否与中国已有高度联系,同时还把CEO的个人影响力以及谈判能力等因素考虑在内。由此可见,特朗普希望充分发挥企业CEO的作用。在现有的中美经贸合作的基础上,通过此次的访华,促进更大规模的中美企业合作。以下是特朗普商贸代表团所在行业分布图:

 

 图片1

(数据来源:凤凰网财经)

 

能源行业是此次中美经贸合作的一个重点。此前奥巴马时期的商贸代表团以新能源企业为主, 而特朗普带来的则更多的是传统能源行业。美国是能源储备大国,阿拉斯加作为著名的能源州,在天然气和石油开采等方面与中国合作潜力巨大,据研究表明阿拉斯加有100年的能源储备,而中国有100年的能源需求。加强两国的能源合作,可以实现互补互惠。

 

其次地方合作,除企业家之外,地方政府此次也加入到了特朗普商务代表团。阿拉斯加州长就带领着阿拉斯加管道开发公司总裁基思.迈耶访华。而这只是一个切入口,以这次特朗普访华为基点,地方合作将会是中美关系中最具活力的组成部分。虽然经贸合作最主要的目的是实现互惠互利,对于美国而言,减小贸易逆差,对于中国而言,帮助中国企业加速发展,扩大海外市场,进一步推动“一带一路”的发展,但是此次经贸合作作为特朗普访华之行的一大亮点无疑改善了其在中国的个人形象,使更多人对中美关系抱有一个更加乐观积极的看法。

 

此次特朗普访华不仅促进了经贸合作,还在多个方面与习近平主席达成共识,例如继续发展并充分利用中美外交安全、全面经济、社会和人文、执法及网络安全4个高级别对话机制。虽然单就特朗普访华来看,我们看到中美关系发展面临着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新机遇,但是若从特朗普的整个亚洲行来看,不难发现中美关系今后的发展仍然存在着众多的挑战。首先,虽然特朗普在与习近平主席关于朝核问题交换意见时,主要强调双方共同利益以及加强沟通与合作的重要性,但是在其日本以及韩国之行中,特朗普都着重强调中国在朝核问题上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而在访华期间,中美双方就朝核问题,也仅仅是求同存异,也并未就朝核问题达成具体的合作协议。其次,特朗普的“印太“战略在其亚洲之行中逐渐显现,而这一战略的一个主要意图就是制衡中国在亚洲区域以及全球的影响力。

 

特朗普“印太”战略

从整体上来看特朗普的亚洲之行,不难发现特朗普无论是在11月5日亚洲行的首场演讲,还是11月7日与韩国总理文在寅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中,都提到了一个重要概念:“印度洋-太平洋” (“印太”)。特朗普曾表示:“我们将寻求新的合作伙伴以及与盟友之间的合作机会,力争建立一个本着自由、公正与互惠的印太地区”。在韩国,特朗普再次提出这一概念并表示:“对于朝鲜半岛以及印太地区的和平与安全,我们的同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


“印太”这一概念并不是一个新的概念,而是由德国地缘政治家卡尔.豪斯霍夫提出的。奥巴马与希拉里也曾偶尔提到“印太”这一概念,但并未像特朗普这样大范围、高频率的使用。“印太”所包含的主要国家有美国、印度、澳大利亚与日本。特朗普之所以试图用“印太”来取代“亚太”的概念,是因为就中国目前的经济、军事与外交实力,在“亚太”地区,中国无疑是核心国之一,不论在经济和政治领域都拥有越来越大的话语权。但是,“印太”这个概念,强调印度,排出中国,可以在非常大的程度上对中国在地区发展的话语权上形成制约。

 

因此,综合来看,本文认为,特朗普在到目前为止的亚洲之行中所表现出的对华政策,使得中美关系今后的发展仍然是机遇与挑战并存的。一方面,特朗普的外交政策以“问题为导向”,而经济问题是特朗普面对的最重要的问题之一,也是“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关键问题。因此,与中国加强双边交流与合作,保持“求同存异,互补互惠,协调合作”的发展主题,无疑是现阶段最有效的策略。另一方面,从整体布局上来看,美国仍希望制衡中国在世界舞台的发展。因此我们看到美国在与中国加强双边关系的同时在亚洲布局以试图制衡中国影响力。特朗普在随后越南以及菲律宾的访问,以及对“印太”战略的推广,都值得我们持续关注。


(本文作者:方圆圆  国家领土主权与海洋权益协同创新中心博士后)



Copyright©2015 国家领土主权与海洋权益协同创新中心 All Right Reserved.

地址:中国 · 武汉武昌 · 珞珈山 邮编:430072 Tel:027-68756726 FAX:027-687559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