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观点

首页 / 科学研究 / 学者观点

【傅梦孜】大变局下的中国周边外交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28日  点击率:316

本文作者:傅梦孜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

武汉大学国家领土主权与海洋权益协同创新中心委员

本文原载于“上观新闻2019-1-27”

现全文转载如下



说到当前的国际大变局,人们几乎都有共识。百年未有的大变局、数百年未有的大变局等等的说法都有。就是说,一切都在变,甚至是大变。这种变局表现出形势发展的异常性、反复性与变化性,总体的国际环境日趋复杂。


近年来,全球化发展失速,世界经济增长缓慢,保护主义加剧,民粹主义泛起,大国竞争激烈,世界舞台角色更加多元,各种声音、说法与主张纷起,一些国家的政策反反复复,不确定性增大,形势扑朔迷离。总体上,我们面临着一个更为复杂、变化更快的国际环境。


有学者认为,世界已进入“己知世界终结”的时期。中国日益崛起,利益涉及全球,牵涉面十分庞大,面临的陌生情况也越来越多。对中国如此,对世界很多国家同样是这样。人们知道,如果己知面是一个圆圈,圆圈外是未知面,那么,这个圆圈越大,未知面也会越大。我们熟悉的世界可能正在消失,面临越来越多的未知情况;信息技术的日新月异及应用,也使得我们曾经熟悉的路径出现很多新的情况,既有的经验可能变得不够用了,循规蹈矩或简单复制都可能面临新的不适。


在这样不确定性增强的国际大变局下,我们如何来评估和看待中国的周边外交?变局中有哪些积极的变化?


首先,中国周边外交特别是大国外交得到改善。特别是中国与一些周边大国外交在2018年以来得到转圜。虽然经历了“洞朗对峙”,但2018年4月习近平主席与印度总理莫迪的东湖峰会,使中印关系超越一度的紧张局面实现平稳发展;同年5月李克强总理访日和此后的日本首相安倍访华,中日关系走出多年的困局进入“新时代”,中日关系得到改善,使双方的合作面增加,日方对中方“一带一路”倡议的态度有所改变,并增强了进行第三方合作的共识;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仍在最高水平运行,2018年两国贸易额已经超过1000亿美元。


其次,中国周边机制化外交取得新进展。上合组织青岛峰会是该组织扩员后的首次峰会,尽管成员增加,但达成广泛共识。各方领导人共同签署《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青岛宣言》以及一系列决议,批准的文件包括:《〈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长期睦邻友好合作条约〉实施纲要(2018-2022年)》、《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2019年至2021年合作纲要》、《2018-2023年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禁毒战略》及其落实行动计划,以及签署《上海合作组织秘书处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合作谅解备忘录(2018-2022年)》等等。与此同时,青岛峰会还任命上海合作组织秘书长、上海合作组织地区反恐怖机构执行委员会主任等,见证了经贸、海关、旅游、对外交往等领域合作文件的签署。在英国“脱欧”和美国“退群”的氛围下,上合组织凝聚力增强,合作面扩大,扩大并深化了中国与周边国家合作的领域与程度。


再次,中国周边的区域外交成果丰硕。一是曾经担心生战生乱的半岛一年多来形势变化得急转直下,朝韩互动、美朝首次峰会固然吸引全球目光,但金正恩委员长四度访华使世界见证了弥足珍贵的中朝关系在新的历史时期的新发展。中朝关系得以巩固,中国在半岛局势的缓和上,发挥着重要的影响力。


二是南海问题降温。南海问题仍受到区域外势力的干扰。美国2018年以所谓自由航行四次挑衅性的贴近航行,还不时搞一些自由飞越之举,但得益于中国与周边国家的良性互动,南海问题回归平稳发展的轨道,中国与南海周边国家如越南、菲律宾等国合作良好。2018年11月中菲签署共同开发油气合作备忘录。南海各方达成共识,争取在三年内完成“南海行为准则”(coc)的磋商,这为南海形势的稳定发展提供了机制性保障。


此外,“一带一路”倡议使中国与周边经贸关系也发生了新的积极的变化。


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后,中国与周边国家的贸易量呈指数式增长。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中国与周边国家和地区(含港澳台)的贸易额从1998年的1807.8亿美元增长到2013年的1.88万亿美元,15年间增长10.4倍,年均增速16.9%。加入wto后,中国出口对象日益多元化,周边贸易增长潜力相对下滑,但随着“一带一路”倡议逐步走向落实,周边贸易在中国整体外贸中的比重逐步企稳并有所回升,2017年周边贸易占中国外贸的45%。这说明,一方面,周边东南亚、南亚等地区作为世界经济最具活力的地区,在全球复苏低迷之时仍能保持较快增长,使周边贸易能够保持较大韧性,另一方面,“一带一路”多数项目都落在周边地区,有效支持了周边贸易的较快增长。


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和落实,周边不同区域在周边总体贸易中的比重出现趋势性变化。2001年中国入世后,世纪初的周边贸易过于集中于日、韩和大中华地区,这一格局近年来得以改善,与南亚、中亚地区贸易占比有了大幅提升。2013年以来,从贸易流向看,虽然对日、韩等东北亚国家的贸易规模仍遥遥领先于其他周边国家,但其占比下降超5个百分点。与此同时,中国与东南亚地区贸易规模快速上升,占比从23%上升到28%。在“一路”地区,主要是东南亚和南亚地区,伴随着跨国铁路和港口、境外工业园区建设的推进,贸易增长迅速,抗风险能力较强,中国与越南、孟加拉国、斯里兰卡、巴基斯坦、马尔代夫等国即使在2014-2016年的全球贸易低迷期也保持了较快的贸易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中美关系的急剧变化对周边影响的相关性下降。过去的一年,中美关系经历了历史性的变化,美方视中为其战略竞争对手,与此相匹配的是,对华强硬与遏制,似乎成为华盛顿的共识,其在安全、外交、经济方面,加大对中国的打压。但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周边国家没有随美国之步起舞。包括美国的盟友日本,也因美国频频挑起贸易摩擦,以及特朗普政府退出tpp而感到非常不满,寻求与中方改善关系和加强合作的意愿上升。在南海,虽然美方频频以所谓航行自由为借口挑起事端,但南海总体局势稳定,南海周边国家没有趁机挑事,更没有在中美之间选边站。


这可能是一种以前不多见的积极变化,反映中国在周边的影响力的上升,说明与邻为善、以邻为伴、亲邻、睦邻、富邻以及开放包容、互利共赢理念指引下中国周边外交的成功,也反映周边各方求稳定、求发展的良好愿望。显然,在充满不确定性的国际大变局中,中国外交仍可大有作为,中国周边外交呈现的亮点正是此一生动写照。在新的国际大变局下,周边稳定与发展有益于中国的稳定与发展。周边是首要,周边外交的重要性会进一步提升。




Copyright©2015 国家领土主权与海洋权益协同创新中心 All Right Reserved.

地址:中国 · 武汉武昌 · 珞珈山 邮编:430072 Tel:027-68756726 FAX:027-68755912